快捷搜索:  

平台联结盲人与志愿者 拨视频电话“精准”求助

“我(wo)种的(de)葡萄熟了没有?”“洗衣机现在水位是(shi)多少?”“我(wo)面前的(de)罐子是(shi)什么?”“我(wo)手里的(de)线轴什么颜色?”社交平台上,很多网友分享自己通过小艾帮帮、云瞳和“be my eyes”等助盲软件接到视(shi)障人(ren)士求助的(de)经历。他(ta)们(men)大多表示自己从未想过“只是(shi)看着眼前的(de)东西并说出来,对(dui)他(ta)人(ren)就是(shi)一种帮助”。

求助

“感觉志愿者就在身边”

26岁的(de)刘蓉是(shi)一名银行职员。一次偶然的(de)机会,她(ta)在社交媒体上了解到一款助盲软件“小艾帮帮”。注册成为志愿者后,她(ta)接到了第一通求助电话(dianhua)。

求助者是(shi)一位三十岁左右的(de)男性,电话(dianhua)接通后,刘蓉看到在一块花色桌布上,摆着一张带有银联标识的(de)银行卡,对(dui)方请求道:“可以帮我(wo)念一下卡上的(de)数字吗?”在刘蓉答应后,求助者赶忙说“稍等一下”,接着摸索着找到输入号码的(de)页面,然后告诉她(ta)“可以开始念了”。

看似简单的(de)操作需要志愿者与求助者“配合默契”。刘蓉回忆,当时她(ta)的(de)镜头画面中只显示出银行卡局部,需要不断移动卡的(de)位置,自己才能依次念出后面的(de)数字。刘蓉说,第一次让求助者移卡时,对(dui)方移反了方向,经她(ta)提醒,重新调整过后,才对(dui)准了摄像头。

来自山东枣庄的(de)27岁男生阳光在视(shi)障朋友的(de)推荐下,下载了“小艾帮帮”。他(ta)形容该软件的(de)使用体验时说“感觉像志愿者就在身边”,他(ta)每次求助后都会给志愿者打5颗星的(de)满分,对(dui)于特别好(hao)的(de)受助体验,他(ta)还会用语音“写”评语。

阳光用平台求助,大多是(shi)为了识别物品、查看保质期、看路等,“有时候我(wo)也会问一些问题,比如前段时间(shijian)我(wo)买空调不知道选哪个牌子,就是(shi)志愿者推荐的(de)。”

阳光说,他(ta)原本和父母同住,如今他(ta)开始培养自理能力,“志愿者们(men)是(shi)我(wo)的(de)‘得力助手’!”

目前市场上的(de)助盲APP有很多款,在视(shi)障群体中,“小艾帮帮”和“云瞳志愿者”是(shi)用户量比较多的(de)平台,此外还有来自国外的(de)“be my eyes”。

日前,北京青年报记者也注册成为“小艾帮帮”志愿者,并接到了第一个求助电话(dianhua)。

求助连线接通后,对(dui)方的(de)手机摄像头便会打开,北青报记者手机上显示出了视(shi)频(pin)画面。

画面中,先出现的(de)是(shi)柏油马路上一个戴着帽子手拿盲杖的(de)影子,求助者随后拿起手机,画面是(shi)一条居民区街道。

“我(wo)现在一个人(ren),要去超市买东西,能帮我(wo)确定一下超市的(de)位置吗?”该求助者说。

“左侧有车”,在去往超市的(de)路上,北青报记者看到左侧车辆后对(dui)求助者作出提醒,其用盲杖触碰了几下后便向右避开。在随后的(de)三四分钟路程里,北青报记者三次提醒求助者注意避让道路旁的(de)杂物或车辆。

临近超市时,视(shi)频(pin)中出现了一个“烟酒超市”的(de)画面,北青报记者询问这是(shi)否是(shi)目的(de)地时,该求助者表示:“不是(shi)这个,我(wo)要去的(de)是(shi)生活超市。”随后求助者又走了几步,很快就遇到了生活超市的(de)店主,将他(ta)迎了进去。

北青报记者注意到,截至昨晚8时,“小艾帮帮”APP目前注册盲人(ren)10306人(ren),而注册志愿者则多达134256人(ren),志愿者与盲人(ren)的(de)比例已经达到13:1。多位志愿者表示,现在接求助电话(dianhua)都需要“抢单”了。

感触

打破了对(dui)视(shi)障者的(de)刻板印象

很多年轻人(ren)在网络上第一次“近距离接触”视(shi)障人(ren)士,难掩紧张的(de)情绪,志愿者刘蓉助盲整个过程虽不到5分钟,可她(ta)却在每次开口前都字斟句酌,“我(wo)担心自己平日里习以为常的(de)说话方式无意间冒犯到人(ren)家。”

不过一些盲人(ren)用户坦言,现在许多志愿者的(de)专业(ye)程度已超出他(ta)们(men)的(de)想象,“有一次去吃饭,想知道饭馆在哪个方向,志愿者说在‘八点钟方位’。这是(shi)我(wo)们(men)在盲校时专门学习的(de)方位表述法。”

助盲的(de)经历也给了志愿者们(men)不一样的(de)感受。

在与多位视(shi)障人(ren)士交流后,杨洋说:“我(wo)以前觉得手机之类的(de)电子产品(chanpin)使用难度较大,盲人(ren)可能不常用,但后来发现他(ta)们(men)能利用读屏软件独立地完成基础操作,这令我(wo)很惊讶,打破了对(dui)他(ta)们(men)的(de)刻板印象。”

有一次一位蒙古族视(shi)障青年打来求助电话(dianhua),请求杨洋帮他(ta)找一张报名表,当天下午他(ta)就要前往学校报到,正式成为一名大学生。

杨洋回忆说,透过镜头,自己依照蒙古族青年的(de)描述,远程指导他(ta)在桌上的(de)一大沓文件中反复翻找,并帮他(ta)逐张辨认,最终找到了写有“参加xx培训学校”的(de)两张表单:一张汉字版、一张蒙文版。

“每次想到这些我(wo)们(men)平时习以为常的(de)小事,他(ta)们(men)却需要他(ta)人(ren)协助才能完成,我(wo)都感觉特别心酸。”杨洋说。

帮助他(ta)人(ren)的(de)经历也让刘蓉有所触动,她(ta)在社交平台上分享了自己的(de)感受:“一想到这个世界的(de)某一个角落有一个人(ren)因为我(wo)的(de)存在、我(wo)的(de)举动而变得更方便,我(wo)就好(hao)开心。我(wo)觉得我(wo)的(de)世界也更鲜活了,真的(de)很想掉眼泪……”

建(jian)议

软件需优化 平台应监管

目前市场上的(de)助盲软件在一些细节上还需优化,如软件收验证码的(de)环节,盲人(ren)看不到,志愿者也无法帮忙。

值得一提的(de)是(shi),“云助盲”更大的(de)风险是(shi)用户和志愿者双方的(de)信任和安全性。

志愿者杨洋讲述了一次使用“小艾帮帮”接听盲人(ren)求助电话(dianhua)的(de)经历。求助者是(shi)一名学生模样的(de)年轻男生,他(ta)自称是(shi)一名视(shi)障人(ren)士,提出让杨洋帮他(ta)的(de)短视(shi)频(pin)选一首合适的(de)配乐。

杨洋回忆,当天整个交流过程很顺畅,几乎和往常的(de)求助没什么不同。然而,过了一段时间(shijian)她(ta)再次打开那名男生的(de)平台账号时,却发现他(ta)将之前的(de)视(shi)频(pin)悉数删除了,转而更新了开车、健身等日常视(shi)频(pin),“这从侧面说明他(ta)是(shi)一个视(shi)力正常的(de)男生”。

“我(wo)真的(de)很震惊。当时心想会不会是(shi)换号了?但头像跟一年前一模一样,视(shi)频(pin)里的(de)人(ren)也一样。我(wo)怀疑他(ta)是(shi)故意的(de)……”杨洋希望有关部门可以加强监管,“把平台还给真正需要帮助的(de)人(ren)”。

对(dui)话

初衷是(shi)帮视(shi)障人(ren)群独立生活

针对(dui)“小艾帮帮”的(de)运营和发展状况,北青报记者对(dui)话了“小艾帮帮”的(de)发起人(ren)金希,他(ta)是(shi)我(wo)国首位视(shi)障律师。

北青报:因为什么契机发起制作助盲软件的(de)?

金希:因为自己也是(shi)盲人(ren),周围很多盲人(ren)朋友看东西很不方便,而恰好(hao)智能手机已经开始普及,一些盲人(ren)开始通过寻求亲朋好(hao)友来远程帮忙,于是(shi)就想制作一个平台,将盲人(ren)和志愿者联系在一起,为的(de)是(shi)帮助视(shi)障人(ren)群很好(hao)地独立生活以及工作。

北青报:目前推广情况如何?

金希:受困于经济效益的(de)问题,我(wo)们(men)的(de)主动推广不多,主要是(shi)在QQ和微信的(de)社群中。目前注册的(de)用户主要还是(shi)靠“口口相传”。现在注册的(de)盲人(ren)有1万多位,志愿者是(shi)13万多。

北青报:如何看待助盲软件使用过程中的(de)权责问题?

金希:从法律方面讲,软件在注册时已经明确,志愿者的(de)意见只是(shi)参考和辅助,风险由盲人(ren)承担,这与我(wo)们(men)在路上随机向路人(ren)求助一样,不过幸运的(de)是(shi),平台运行四年来,还没有出现法律纠纷的(de)情况。

未来,软件会在技术上优化升级,可能会让视(shi)障人(ren)士注册时登记残疾证号、增加举报反馈功能,这样就能对(dui)一些非法账号做出封禁拉黑等处理,保护志愿者权益。

本组文/本报记者 张子渊

实习生 李芊筱 孙哲 【编辑:李岩】

山西临汾男子离世 生命在3个陌生人(ren)身上延续

打拐一线的(de)“无名英雄”:用爱与坚持铺就团圆路

30万元可“买”人(ren)才身份?杭州回应将依法处理

佛教中国化是(shi)佛教的(de)世俗化吗?

厦门警方:两名游泳馆教练不配合疫情防控 被行拘

上海开启“炙烤”模式 记者直击高温下的(de)封控社区

直击义乌疫情:病毒隐匿性更强 一县支援一镇保供

四川彭州山洪灾害搜救排查工作接近尾声 已致7死8伤

独家对(dui)话航司(si):滞留三亚旅客离岛航班何种条件可起飞

天气炎热 但别用生命和安全为清凉和玩耍打卡

最具发展潜力的(de)全民健身活动?飞盘掀起新户外运动热

电影节有何文化意涵?

泡泡玛特市值较高点跌八成 盲盒经济退潮?

卖鸡蛋的(de)盲人(ren)张喜平:几十春秋坎坷 从容应对(dui)苦难人(ren)生

隐藏机密文件、违反《间谍法》?特朗普会面临牢狱之灾吗?

31省份7月CPI出炉:8地物价涨幅收窄,有你(ni)家乡吗

反腐风暴持续 河南金融监管系统1个月内7人(ren)被查

抛开年龄“枷锁” 中国涌现“逆社会时钟”人(ren)群

xx,金希,手机摄像头,刘蓉,视障人士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95人留言! 共有:895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